当前位置: 出水3 > 留守 还是走 > 那个傻瓜爱过
今生我是一只狗丶来世我愿做个人
生物粘泥量 白颊噪鹛 字体:【

 属于我的出生——   我是一只狗.一只吃了四个月母体供给营养且顺利从妈妈肚子里出生的小狗.大自然的空气是我最先接触到的感觉,尽管还睁不开双眼去看这个世界,但依然感觉好清新、好好奇.   我是一只狗.没名没姓的小狗.每天依偎在妈妈的身边,吸允着她甜美的乳汁.   白天阳光下,我时常会撒娇的撕咬着她的耳朵.她则会温柔的舔湿了我整个身体.   我们是一个小小部队.无论休闲、捕猎.向来都是双出双入,从不落单.尽管总会有那么一些时候我们会由于捕不到猎物而挨饿、找不到水源而挨渴、没有一个很好的栖息之地而挨冻.但有妈妈的日子仍让我觉得是幸福的.   就这样,我被妈妈带着走过一个又一个不知名的日出和日落.彼此陪伴着经历一次又一次徘徊在生死之间的磨难和艰辛.   四个月后——   我从一个什么都不懂,没有丝毫捕猎技能的小狗渐渐往中年狗的队伍中发展.自认为不笨的我在妈妈的全权受教下成功的学会了狩猎、追击、撕咬、护食这些狗中最基本的技能.   以后的每次捕猎,我都保持着勇往直前的阵势,把妈妈放在身后.别狗看似在炫耀自己刚学到那半斤八两的本领,但其实只有我知道那是在保护妈妈,用我唯一能想到的方式……   每次捕到猎物,我们都会一起分享.每次我爬在猎物身上狠狠的咬住其喉咙,也都能看到妈妈那赞许的目光.是的,我自豪.自豪终于可以为妈妈分担,终于不再只是屁颠屁颠就知道追在妈妈身后不劳而获的小狗.   看到令我好奇的人类,妈妈都会对我说人类杀害了很多我们的同类,不能相信任何一个人类.并不忘时刻提醒着我人类的虚伪,人类的残酷.   但那时天真的我一味的认为不能只因单单一个而否认全部.单纯的我也一直相信着总会有善良的人类.我见过人类,却没目睹过一个同类被人类杀死……   终于在一天的清晨——   妈妈失踪了.我跑遍我们常去的所有地方,但仍不知去向.   直到在一个黄昏,疯狂找妈妈的我在一个山脚里,看到了我的妈妈,我全身冰冷毫无呼吸的妈妈.是的,她死了.尽管我不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但她僵直且一动不动的身体很现实的告诉我:的确,她是死了.   她身上条条棱倰相互交错的伤,更毫无疑问的告诉我,这一定是人类所为.尽管没有经验的我一时并不能准确的判断到底是用那种方式将妈妈残酷的杀死.   很久以前和妈妈捕猎就听过一个人类说过这样一句话: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后来这句话被我改成了:人为财死,狗为饿亡.   因此,没有了妈妈的我不得不远走他乡,来到一个叫北京的地方自己谋生……   北京——   初到北京的我惊讶了:淋漓满目,几乎无奇不有.吃惊于新地方的美丽.但生活终究是残酷的.看到的淋漓满目终究不能代替食物填饱肚子.所以有过很长的一段时间,我都在饥饿中成长.   印象最深的还要数那个寒冷的冬夜,因捕不到食物,在饿肚子的我漫无目着的走着,一路上看到很多和我一样的,尤其是蜷缩在深夜角落里那些由于各种原因而制成严重伤残的同类.   这冰冷人静的深夜,和着他们的呻吟,从而使得整个夜晚都显得格外凄凉伤感.听着他们凄美的叫声,想起曾经和妈妈在一起的幸福,那夜,我不禁落泪……   遇——   这样的夜晚我不知反复过了多久,直到遇到她.   那时的我蜷缩在一个废墟之中,因找不到食物,脸色苍白、四肢无力.就在我以为我的生命就此终结的时候,我遇到了她.不,确切的说,是她好心的把我捡起.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被她救起的,我只知道当我再次醒来时,她一脸微笑的坐在我身边抱起我说:“记得,从这一刻,你不在是一只流浪的狗.我叫你花花好不好?”   也许是我无意间的哪个动作给了她答案.只听见她很快的拍手叫到:“呵呵,你同意了.好,我们就叫花花.”那一瞬,我忽然觉得原来人也可以如此可爱……   她对我很好,每天除了好吃好喝之外,还给我很多玩具供我享用.   每天下午,她会把我叫到身边,和我聊天,嘴里说着我听不懂的语言.   时间长了,便形成我的条件反射:   她露出笑脸的时候,常常我在犯困,不知不觉睡着在她身边;而当她眼睛里流出一种晶莹的、妈妈很早就告诉我那叫眼泪的液体时,我则会露出疑惑的表情逗她笑,每次都会很成功的让她化哭为笑.   转眼,我在她家已经呆了2年.由一只成年狗渐渐步入老年化,由一只以前流浪在街头,因捕不到食物而常常饿肚子的狗变成被人宠被人疼的“小天使”.   直到2年后的一天深夜——   熟睡中的我忽然嗅到一股很浓郁的烧焦味,睁开眼看到的便是漫天通红.我第一个想法就是:不好,着火了.   火势很大,又不被人知.很快,便开始向她睡觉的房间蔓延.与此同时,我的脑海中,那些和她的回忆,也像电影般一幕幕闪过……   在经历了妈妈的死亡,体验了没有妈妈的凄凉.我无法想象如果再失去她的我怎么办.我只知道这一刻,无论付出多少,我都不能让她葬身火海.   慌乱中,我跑到她的房间.跳上床,用牙齿紧紧的咬起她的睡衣,接着使劲往外拉.但她丝毫未动,我很诧异.   恩,是的.她的一系列反应告诉我她已经被寥寥大火发出的浓郁烟气熏晕了.   没办法,只能叼着.叼着她的我显得更加沉重,一路上跌跌撞撞、狗毛也被烧得乱七八糟.但我并不灰心,摔倒了,爬起来再走.只因在我的心中有一个很强的信念——不能让她死.   近了,近了,在坚持一点就走到门口了.在维持一会她就安全了……   然而就在这时,便随着呼啦啦的响声.不用回头,我也知道,我走过的地方都在顺序倒塌着.而很快,也会把我们全部淹没在这里……   我知道,没有时间再走,而我也筋疲力尽.所以最后,我要赌一把.   一声嚎叫,我跳起来,这一刻,忽然瞬间有了种人的感觉,保护自己最珍贵的东西.   庆幸的是,我赌赢了.她被我成功的丢了出去……   我微笑着站在火海中   回想着——   那个亲自救起我的主人啊,如果没有你,我也不会活在今天,更不会体会到这从地狱到天堂般、如此反差之大的生活.因为在很久以前那个漫天大雪的寒夜里我就早已冻死、饿死.   是你,是你豪不嫌脏的把我抱回家,并救活我.   但也就在我醒来看到你笑脸的那一刻、进到这个新家的第一天、在我再次体会那到失而复得的幸福时,我才深深的感觉,原来,我注定要欠你很多……   人们不是嘴里常常说一种叫命的东西吗?也许,这就是我的命,一只狗的命.   有这样的命,我不后悔,但我惋惜.   惋惜我不能陪你走到我生命本该的最后:   不能一直做一只被你永远疼爱、宠爱,名叫花花的狗.   不能陪伴你的每一个日出日落.   不能再在你哭的时候逗你化哭为笑.   不能……   现在,尽我所能,呵,统统还你……   突然,一种液体淡然的从眼角滑落下来.这是什么?人们常流的一种叫泪水的东西吗?   舔舔咸咸的.恩,这,便是泪水.   爱上自己的主人?是的,我爱她.尽管我不知道到底人类中所谓的七情六欲、所谓的爱情到底是什么,要怎么去证明.   但我只知道,在生命可以选择的时候,我想都没想便义无反顾的选择用我的命去换她的命.   也许,我爱她——我的主人.爱上了一个人类,一个残忍杀害我妈妈人类的孩子……   感叹命运的捉弄,但我仍觉得我是幸福的.只因我曾体会……   看着躺在门外还在昏迷中的她.我笑了……伴随着身后的最后一声倒塌……   尾声——   今生丶我是一只狗.   但愿,来世丶我是一个人.伴你日出、陪你日落……

拿什么 漂泊在

电竞外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