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美国海 > 男人都爱傻女 > 家是什么?
墓地的女孩
人生易逝,惟其事业有时得以垂诸永久。 逆杖 字体:【

 在南山的永福园陵每当周天你都会看见这个女孩,她总是带着一只百合花,在89号墓前放好后,她会从口袋里拿出几封信,没人能听见她读的是什么,但每个人都可以看出她读的是那样认真、那样深情.读完信她会在坟前默默的把信烧了,然后一个人抱着膝盖静静的在那里坐很久很久.   墓地的管理员们觉得很是好奇,因为除了节日很少有人像她这样每周都来扫墓,而且每周都写几封信.虽然很好奇,可没有人去打扰姑娘.就这样来来回回,姑娘一如昨日,风雨未曾间断.管理员们都很是钦佩姑娘的这种坚持.   在六月的一个周三早上,墓地像往常一样的安静,除了一对老年夫妇来过就再也没有人来了.管理员们各自打扫着各自负责区域的卫生,这时不知谁发出了说了一声:“咦?”打破了墓地的平静.人们看见那姑娘又来了,可今天不是周天啊,大家觉得姑娘真是越来越奇怪了.   姑娘挎着一个篮子,当姑娘走到墓前的时候人们才发现那墓碑前已经放了好些东西,原来已经有人来祭拜过了.这时人们才想起早上的那对老夫妇,一定是他们.姑娘从篮子里拿出了一只百合,还有几盘水果,上了一炷香.做好这一切后,姑娘拿出了一封信像往常一样的读起来,信还没读完天空突然下起了大雨.管理员们都往休息室跑去,因为那是园陵中唯一可以躲雨的地方.姑娘无法也向那里跑去.   也许姑娘是有些害羞,也许是不想给别人添麻烦,她没有进休息室,她只是躲在外面的屋檐下,等雨一停她就想离开这.可是管理员们不忍心看姑娘一个人在外面躲雨,再三邀请她进屋子来躲雨,姑娘实在是拗不过,只好进屋去.一位阿姨给姑娘倒了杯热水,在一阵沉默后忍不住好奇的老甲——墓地的管理员都这么叫他,终于开了口.   “姑娘你是来看你男朋友的吧!”姑娘摇了摇头.   “那一定是来看你的亲人的.”姑娘还是摇了摇头.   老甲实在是憋不住了,“姑娘他到底是你什么人啊?”   姑娘咬着嘴唇,好像在很努力的回忆,喃喃的说:“他是我什么人?”眼角有些迷离.这时大家都忍不住了.“姑娘你能给我们讲讲你们之间的事吗?”“姑娘你就讲讲吧!”看着大家都快哀求了,姑娘深深的吸了口气,可是可以看出还是难平心中起伏的心绪.姑娘讲起了他们的故事.   那是两年多前,姑娘被检查出得了白血病,不过不是晚期,只要积极的配合医生的治疗康复的希望还是很大的.很快姑娘就住进了医院,被安排在五号病房四号床.同病房的一号床还有一位病人,年龄和自己差不多,是一个小伙子,身体很是消瘦,不过透过脸部的轮廓一看就知道以前是一个大帅哥.听母亲说他叫徐彬,已经血癌晚期了,如果再找不到合适的骨髓进行移植可能活不过一年.   姑娘开始的时候很是积极的配合医生的治疗,治疗效果也不错.打化疗的时候姑娘都没吭过声,可是在剪她那一头长发的时候,姑娘还是心疼的哭了.   没事的时候他们会一起聊天,男孩是很少说话的,更多的时候是听姑娘说,而姑娘说的更多的是自己的男朋友.说她男朋友怎么爱她、照顾她,还有很多他为她做过的浪漫的事情.看着女孩幸福骄傲的样子,男孩没有嫉妒反而觉得心里很温暖,这样的感觉以前从来没有过,仿佛她幸福他就会快乐.当然男孩从来没有告诉过姑娘自己的想法.   慢慢的他们成了好朋友.她了解到他以前是青年书法家,他能模仿任何人的字迹.她觉得不信,可当他把她的字和他模仿她的字放在一起的时候,她却分不出那个是她自己写的了.她很崇拜他,而他只是浅浅的一笑.他没有女朋友,她不信,他说真的没有,不是不想找,只是一直没有遇到对的人,缘分真的是可遇不可求.   女孩的男朋友叫汪子棋,在她刚住院的时候天天来看她,给她剥桔子、削苹果,牵着她的手出去散步.每当看见他们牵手的时候,男孩总觉得心有点痛,他有时会想为什么牵她手的人不是他.还有一些其它奇奇怪怪的想法,以前从没有过的想法.他不知道是为什么,也许他知道,只是他不愿意就这样轻易的承认他爱上她了.   后来女孩的男朋友来的越来越少,每次她问他为什么,他总说工作忙.有一天姑娘突然不再配合治疗了,甚至抵抗治疗.原来她的男朋友已经好多天没有来看她了,而且电话总是打不通,姑娘每天吵吵闹闹的,情绪很不稳定.医生说再这样下去以前的治疗效果算是白费了,病情还可能恶化.女孩的父母看眼里急在心里,却没有办法.   晚上趁姑娘睡着的时候徐彬把姑娘的父母叫了出去,不知道那天晚上他们谈了什么,但是第二天早上姑娘收到了一封信,一封来自尼日利亚的信.   信被叠成蝴蝶状很是漂亮,内容是这样写的,亲爱的小香寒——她叫李香寒而他男朋友喜欢叫她小香寒.我现在在尼日利亚,不要怪我离你而去,为了能给你赚更多的医药费我不得不暂时的离开,虽然我是那么的舍不得.我们公司最近有一个海外项目,要派遣几名高级工程师过去,你知道我是没资格去的,我只是一名中级工程师.可当我告诉领导你的情况之后他给了我一个额外的名额,我觉得我们是那么的幸运.   在这异国他乡我还不习惯没有你,但为了你我必须习惯.医生说你不适合再用手机有辐射,你要听医生的话,虽然你听不到我的声音,但我会经常写信的,我保证.让我们用最原始的方法表达爱情吧,也不失是一种浪漫.我在这里等着你康复的消息,等着你让我回去的信号.要多注意休息,勿回,爱你的子棋.   没等读完信姑娘就哭了,她觉得自己真不乖,像小孩子一样胡闹.突然她觉得自己必须快点好起来,为了能让他早日回到自己的身边.她要给他回信,父母怎么说都不行,没办法只能把这件事告诉了医生,因为她最听医生的话.医生听了整件事之后,来到病房对姑娘说:“姑娘你要多休息,现在你能快快的好起来对他来说才是最重要,信等病害好了再回.”姑娘果然听医生的话.她比以往还要积极的配合治疗.   那个男孩还是像往常一样很少说话,不过在夜深人静她睡熟的时候他会偷偷的拿出一些信纸来,不知道在写什么东西.他写写停停,偶尔会停下来休息一会.信写好之后他会很认真的叠成蝴蝶状,然后装进信封里.如果你仔细看不难发现,那信封不是普通的信封,在邮局你会看见那是尼日利亚邮往中国的专用信封.第二天他会偷偷的那信给女孩的父母.   时间真快,半年快过去了.他还没有等到合适的骨髓,他比以前更消瘦了.她的状况越来越好,医生说不用一年她就可以出院了,她觉得很高兴,用不了多久他就可以回到她身边了.   她现在多了一个爱好就是读他写的信,那信已经有厚厚的一摞了.她喜欢把信读给他听,她希望自己的幸福也能给他带来快乐,而他还是像以前那样只是浅浅的一笑.和她在一起的时候他的眼神总是那么的温柔,眼睛里满满的都是爱.每个护士、每个医生都看得出来他喜欢他,只有她沉浸在自己小小的幸福之中,再也看不见别人深情的眼睛.   他走了,在一个周三的清晨.他是带着微笑走的,没人发觉他的微笑中还有着一丝丝的疲倦.他比医生预期的走的要早的多,没有知道为什么会这样.看着空落落的一号床,不知怎么的姑娘觉得好像丢了什么.到底丢了什么呢?姑娘自己也说不清.只觉得和当初失去男朋友的消息时有一样的感觉.姑娘摇了摇头,“这怎么可能.”   她还是每周都能收到他的一封信,只是再也没有人听她读了.那种怅然若失的感觉总是挥之不去.一个人的时候姑娘总是自由不住的会坐在一号床,回想他浅浅的笑.   一年后姑娘顺利出院了.出院的那天在病房收拾东西的时候,姑娘高兴的和爸爸妈妈说她要给尼日利亚的子棋写封信叫他回来.可母亲的话像在她身上泼了盆凉水.“他永远也收不到你写的信.”姑娘着急的问为什么,难道子棋出事了.“因为在你住院几个月后他就彻底消失了!”姑娘是那么的惊愕,她不敢相信母亲的话!“你骗人,姑娘把箱子里收拾好的信拿出来放在母亲面前,这是他给我写的信,姑娘几乎是喊出来的!”“那是小彬写给你的,为了能让你积极的配合治疗,他模仿了他的字,你平常总是和小彬讲你和他的事,小彬也能摸个八九分他的脾气.信和邮票是小彬让你爸去邮局买的.”“你们骗人,你们骗人,不可能的,不可能的.”姑娘哭着说.   看着女儿痛苦的样子,老两口也留下了眼泪.母亲塞给了她一封信,“如果有一天你健康出院了,小彬让我们把这封信给你.”然后父母就离开了病房,他们知道现在女儿一个人呆会更好.   姑娘用微微颤颤的双手打开了信封,还是折成蝴蝶样的信纸.   亲爱的小香寒,请允许我再这样叫你一次,虽然我没有资格这样叫你.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想你已经健康的出院了,而我已经不再这个世界上了.我骗了你,可我不是故意的,请你原谅我.请不要责你的父母,他们也是情非得已.现在的你心情一定很复杂,也许你还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但我希望你能和以前一样的笑,虽然没有见过天使的笑容,但我相信你的笑容一定比他们更美.   我喜欢你,可我终究没有说出口.我不想让你烦恼,更不想在我说了以后,你再也不理我.也许我根本就没有资格说爱你,因为我在这世界的日子已屈指可数.   有人说只要你给你爱的人写满675封信,你们来世就能在一起,不知道你信不信,我是相信的.我知道自己时日不多,我拼命的写,可还是差了好多好多. 谢谢你陪我走过人生这最后一段旅程,爱情的花朵我已闻过,真的好香,此生我已没有什么遗憾.   你一定要坚强的活下去,我会变成天使守护着你.如果还有来世我一定会找到你,爱你、保护你.爱你的徐彬.   姑娘早已泣不成声.   生与死的距离,这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隔着多少故事,隔着多少无奈.姑娘把那封信贴在胸口好久好久.窗外的天黑了,霓虹灯开了,她却全然不知.   出院几天后姑娘第一次来到他的墓碑前,她给他买了百合,她告诉他她会写完那675封信,她会在每个周末来看他.   姑娘讲完了她的故事,窗外的雨还在下,没有人说话.人们都背过去了头,耸动着肩膀,每个人都在抽泣,每个人都被姑娘的故事感动了.   每个周末你都会看见这个女孩,她总是带着一只百合花,在89号墓前放好后,她会从口袋里拿出几封信,没人能听见她读的是什么,但每个人都可以看出她读的是那样认真、那样深情.读完信她会在坟前默默的把信烧了,然后一个人抱着膝盖静静的在那里坐很久很久.

此生牵 出水3

电竞外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