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在最深处的爱
直流冷却水 磷酸二氢钠 字体:【

 她变得谁都不认识了,外孙、孙女,甚至自己的女儿和儿子.   有一天她失踪了,我们全家都急得不行,四处寻找,最后终于在郊外看到她了.可她一个劲嘟囔为什么要带她回来,她要回她自己的家.   我们都十分痛心,原本那么疼爱我们的外婆不见了.   惟一庆幸的是她还记得外公,有时她睡在床上,双眼无神地看着天花板,嘴里就喊着外公的名字.可她却不认得外公的人,就算外公站在她身边,她还会用拐杖打外公.但我们知道外婆的心里还是有外公的,毕竟外公是她这辈子最爱的人.   后来,外婆的病情变得更不乐观了,需要住院.一开始,外婆死也不肯去医院,最后我们和她说外公在医院里等她,她这才妥协了.一路上她还不住地问我们,医院到了没,她要见外公.其实那时外公就坐在她的旁边.   到医院后,外婆渐渐喜欢上了吃橙子,并且只要外公喂她.我们还以为她认识外公了.谁知她说,”我就要他喂,他喂的样子像老头子.”   外婆得病后,嘴里总爱自说自话,讲一些她和外公以前的事情.说得累了,便无声地比划着不同的姿势;抬起,放下,直到没有力气再比划,她才在外公那怜爱的眼神中静静地睡去……   慢慢地,外婆有点认识外公了,她开始什么事都依赖外公,外公一会儿不在她就要喊他.她的脾气也好多了,当然只是对外公.外公说什么,外婆都能很认真地去听、去做,仿佛一个刚懂事的小孩.   外公80大寿,全家人说要好好庆祝一下,所以把外婆暂时从医院接回.面对那么多”不认识”的人,外婆显得很害怕.她不停地拽着外公的衣服,让外公赶客人们走.外公对她说,那是他的朋友,让她不要害怕,果然外婆就不响了,静静地坐着,吃着外公递来的橙子.   吃饭的时候,外婆不停地往自己的碗里夹莱,她面前的碟子已经堆得很高了,可还是不停地夹.然后,她把莱推到外公面前说:”老头子,我给你抢了好多,你赶紧吃,再不吃,别人就来抢了.”外公看看那个碟子,里面什么莱都有,杂乱无章,再看看外婆认真的脸庞,外公的眼里溢出了泪水.   最后,外婆还是离我们远去了.临别时,外婆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静静地望着坐在床边的外公,那眼中的不舍和温情让晚辈们都禁不住失声痛哭.病魔切断了外婆和世界所有的联系,让她遗忘了生命中许多重要的人和事,惟一不能割断的是她和外公那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

亲爱的 漂泊在

电竞外围网站